《刑讯少年》

男爱馆-馆主 19天前 ⋅ 27486 阅读

  一九四七年南京,傍晚掌灯十分。警察局一间秘密刑讯室里,特别调查处主任葛明礼正在指挥两个打手拷问一个下午抓住的青年学生。严刑拷问正在进行。

受刑的青年两腿张开脚脖子被皮绳绑在地上的铁环上,两个手腕被皮绳紧紧地缚住吊在拷问架上,几盏雪亮的大灯从不同角度照着受刑的青年,他低垂着头,没有一点声息,拷打已进行了不少时间,他赤裸的身上已明显留下不少的刑伤,胸脯丶脊背丶屁股和大腿都落下不同刑具拷打留下隆起的肉道子或紫红色的伤痕。

拷打暂时停下来,但仍然没有什么招供,葛明礼再次抓住受刑青年的头发使他的脸朝上仰起,这是张非常年轻的脸庞,满脸的稚气,看年纪最多只有十八岁,眉目清秀,长的很好看,细长的眼睛不是很大但非常有神,鼻梁挺直,嘴巴不大,很像女孩子,但从突出的喉结和上唇淡淡的茸毛知道他是个年轻小伙子,再看他下身,被扒的一丝不挂的身体最明显的男性性器官睾丸上正坠着两块很重的铁块,两个睾丸在阴囊里被铁块坠拉到了极限。被强制仰着头的男孩子,这是双眼紧闭着,他知道酷刑并没有结束,他稚气的脸还是那麽坚贞不屈,没有丝毫屈服的样子。

"你招还是不招?"葛明礼问道。他没有回答,每次喝问后,不回答问题,打手不是用鞭子抽他就是用藤条和板子打他的赤裸的身体不同部位,有时候甚至是拿橡皮锤敲打他各个关节的骨头,他咬着牙,忍受着这残酷的拷打,实在熬不住了,他才惨叫一声。这时葛明礼狞笑着用手摸弄丶挤捏他的睾丸,男孩子疼的仰着头直吸冷气,浑身哆嗦,他咬紧牙关,任其凌辱折磨自己,依旧没有一点要屈服的样子,葛明礼摸弄挤捏够了,将他的睾丸向上提起又松开,让铁块狠狠的扯坠的他的睾丸。"啊"男孩子疼的叫出了声。

从开始给他上刑,打手就将他衣服裤子扒的精光,吊上拷问架后,就在他两个睾丸上分别坠上很重的铁块,当男孩子赤裸一丝不挂身体被鞭子丶皮带丶藤条丶板子仔细拷打时,受刑的男孩子吊挂的身体由于剧烈的疼痛不得不做一定程度的扭动和挣扎,身体的扭动和挣扎立即扯动睾丸上下坠的铁块,引起睾丸更剧烈的疼痛。

从男孩子口音知道,这个男孩子是北方人,从他赤裸的身体看也是比同龄南方男孩子高大许多,也许是喜欢运动的缘故,男孩子的下半身肌肉发育的非常健壮性感,肌肉鼓鼓的大腿又粗又长,小屁股更是丰隆挺翘,圆鼓鼓丶紧绷绷,腰身很细,脊背不是很厚实,但胸脯的肌肉发育的已初具规模,他的体毛不重,除了生殖器上不太丰满的阴毛外,浑身上下几乎看不到别的体毛,他的两腋更是光光的,没有腋毛。

不招供,他们又开始打他,一前一后两个打手对小青年再次进行拷打,前面的打手用藤条抽打他的两肋,专打肋骨,后面的打手则从用竹板子蘸凉水,抽打男孩子挺翘圆润的屁股和修长的两条大腿。男孩子的肋骨被藤条敲打得噗噗直响,剧疼难熬,男孩子仰着头,满眼都是泪水,他咬紧牙关,忍受着这疼彻骨髓的拷打,他忍住疼,尽量不扭动身体,但很难做到,每次藤条抽打肋骨的剧疼还没有过去,屁股上被蘸水的板子拍打得脆响又响起,马上火辣辣剧疼从屁股的疼感神经上传进身体里的中枢神经,剧烈的疼痛使身体不可抑制的扭动和抽搐,马上睾丸上坠吊的铁块摆动着拉扯他的睾丸,睾丸几乎就要从阴囊里给铁块拉挤出来,他疼的死去活来,但不招供拷打不会停止,打屁股的声音和击打肋骨的声音又再次响起。

要不是掩护同学,他决不会被警察抓住,他腿长跑的很快,他是发现一个同学被警察缠住后,返回去救那同学才被警察的围堵而被捕,带回警察局后很快就被投入刑讯室接受刑讯,现在还没有人知道他已被捕,在警察局的刑讯室里受到严刑拷打,他是凭着青年人满腔的热情和使命感投入游行和贴传单,他从来还没有仔细想过这一切的后果,当他被推进这个刑讯室后,看到各种血迹斑斑的刑具和和拷问架上下垂的吊环吊绳,年轻的男孩子心里马上就涌出莫名的恐惧,凭他年轻的经历实在想像不出自己会面对怎样可怕的刑讯和拷打,但无论如何,他不想出卖同学和老师,宁愿自己受刑,也决不能供出老师和同学。很快,他就尝到了利害,在这里是不可能有人的尊严和权利,上刑前打手剥光了他的衣裤,尤其在扒他裤子时,肆意的侮辱他,虐待他,玩弄他的生殖器,摸弄他的敏感的部位甚至掰开他的两片屁股,戳弄他的屁眼,他立即意识到,自己在这里是没有人格和尊严的,自己身体的任何部位都会受到玩弄和拷打,包括自己最脆弱敏感的男性器官和肛门。

男孩子还在一下一下被拷打着,两肋已打得又红又紫,有的地方已经被打烂,血迹斑斑,男孩子的两片屁股更是被打得通红通红,两条大腿也落下不少被板子抽打后隆起的肉道子,但葛明礼还觉得不够刺激,这个男孩子这样被残酷拷打,居然很少叫唤,他要让这个男孩子受更重的刑罚,尤其是男孩子的生殖器,应该给他上电刑,他可以熬的住鞭子抽,棍棒打,但对生殖器上电刑就不一定熬的住,我看你这个小东西等会被电的鸡巴时候,是喊爹还是叫娘,不信你不开口。

葛明礼让打手将电刑的刑具拿过来,打手很快将电刑金属圈套在小青年的阴茎龟头沟里,然后将电刑的葫芦状的电刑金属肛门塞插进他的肛门里。男孩子的肛门会紧紧的扣住肛门电极塞的凹处,等会任意扭动身体,电极都不会掉出来。葛明礼站到小青年的面前,用手抚摸这个被吊着的男孩子结实性感的赤裸身体,过度的受刑,男孩子的头无力低垂着,阴囊根部的皮绳依旧坠着铁块,电刑金属圈套在男孩子的阴茎龟头沟里,包皮重新又将他的阴茎龟包住,电线从包皮和阴茎龟头之间引出来和肛门电极的电线一起连到电刑开关上。这次葛明礼要亲自拷打折磨这个小青年。

葛明礼从水桶里抽出皮鞭,然后再站到男孩子面前,用鞭柄顶在男孩子下巴上,让他的头抬起来,受刑前男孩子还红润白净的脸,现在一点血色也没有,脸色苍白,经过刚才长时间的拷打折磨,虽然男孩子的眼神还是非常倔强和不屈服,但他看到这根又粗又长的皮鞭,眼睛里还是流露出几分恐惧的神色,毕竟还是个乳臭还未褪尽的半大孩子,鞭打得剧疼刚才已经体验过,当看到眼前这根又粗又长的皮鞭时,不由的一阵颤栗,他马上意识到自己一丝不挂的身体又将再次忍受皮鞭残酷的抽打,心里的恐惧和绝望还是从眼神里流露出来。更何况现在生殖器和肛门里又上上了电刑刑具,他不知道自己已精疲力竭的身体是否能熬的住这没完没了的酷刑折磨和拷打?

当男孩子再次表示拒绝招供后,葛明礼将皮鞭在水桶里浸了浸,抡圆了抽向这个一丝不挂叉开两腿,双手吊挂着的男孩子。男孩子疼的仰着头吐着粗气,鞭打的剧疼使他的身体不由自主抽搐和扭动,胸脯上又隆起一圈鞭痕。"招还是不招?"没有回答,男孩子仰着头咬着牙忍受着鞭打后的剧烈疼痛。葛明礼用脚踩住了电刑的开关,"啊丶啊丶啊......"男孩子的生殖器和肛门被电流刺激的熬不住了,惨叫起来,身子反弓,头更向后仰过去,脸色更加苍白,汗水从他身上沁出,葛明礼并没有为他痛苦的样子所动。其实他根本没有把他当作一个有血有肉的男孩子,只是无动到衷地等待着他希望得到的供词,男孩子吊挂着的身体不住的扭动颤抖,持续的电流电击着他的生殖器和肛门,电流很大,男孩子只觉得自己的整个生殖器从阴茎龟头到直肠肛门剧烈抽搐像被千万颗钢针扎着一样的刺疼又像开水灌进肛门和生殖器,灼烧直肠和尿道,"如果你不说出来,我就让你每时每刻地受这种难以忍受的刺激,直到你断气为止。"葛明礼威胁着他。

电刑使男孩子坠入无穷无尽的痛苦深渊中,强烈的电刺激使男孩子的胯部做剧烈的扭动和抽搐,生殖器更是大幅度的被甩动着,似乎想甩脱套在他阴茎上的电刑金属圈,男孩子几乎已感觉不到甩动生殖器所造成的的睾丸拉扯带来的剧疼,电刑的刺激比睾丸拉扯更难熬,致命的剧烈疼痛和生理刺激从男孩子的性器官放射到全身。。。葛明礼从男孩子剥下的衣服里发现了一个学校的出入证,知道这个受刑的男孩子应该是个中学生,名叫肖劲城,十八岁,但拷问到现在,仅此而已,其它还没有问出来。

肖劲城显然是个意志很坚强的男孩子,尽管他难受得死去活来,却没有任何屈服的表示。他大张着嘴,双唇战栗着,脸部的肌肉也因疼痛扭曲了,腹部的肌肉也明显地抽搐着。这样电一会后,葛明礼松开电门让男孩子从电刺激中短暂的回醒一下,等男孩子仰着的头刚抬起来,蘸水的皮鞭又抽向男孩子一丝不挂的身体。"啊",肖劲城惨叫着。

他又再重新踩动电刑开关,电击男孩子的生殖器和肛门,同时再鞭打男孩子受电刑刺激颤栗抖动的身子,他像摆弄一个电动玩具似的,残酷地折磨拷打着这个落在他手里的小青年,使他发出一阵阵惨叫。渐渐地,男孩子的惨叫声变成了绝望的嘶鸣,几乎不像是人类发出的声音。

这是怎样的一幅青春受难图,漂亮稚气的男孩子大腿叉开固定在地上的铁环里,吊着双手,睾丸坠着铁块,阴茎和肛门上着电刑的电极,仰着头无奈无助的惨嚎着,皮鞭无情地抽着他还明显没有发育成熟赤裸的身体,发出令人刺激沉闷的声音,生殖器随着一阵阵猛烈的电流刺激,他的精液不可抑制的喷涌着,随着他的身体不住抽搐扭动,涌出精液甩的到处都是。

葛明礼见这个年轻漂亮的男孩子被他电的生殖器精液直流,就更拿皮鞭抽打男孩子不停扭动的胯部,粗长的皮鞭落在男孩子屁股后从后面转过来,鞭鞘正好落在他正受电刑刺激的生殖器上。"啊丶啊丶啊......."肖劲城在极度的痛苦和强烈的生理刺激中惨嚎着,不招供酷刑不会停止,终于男孩子小便也开始失禁,一股股黄色的尿液不住的排出体外,惨烈的酷刑已使小青年的生理失控,肉体能够承受酷刑的能力已达到极限,再用刑就一定会昏死过去。

但葛明礼没有停止用刑,继续一下下鞭打这个男孩子,男孩子赤裸的身体浑身上下已布满了一道道鞭痕,甚至生殖器的阴茎和睾丸上也的落下好多道鞭痕,睾丸更是明显的肿胀了许多,就这样这个年仅十八岁的小青年,忍受着这惨绝人寰的酷刑拷打,在鞭打和电刑双重酷刑残酷折磨下,昏死过去。昏死过去的男孩子低垂着头颅,再也没有反应,他的阴茎上还在不停地下滴着精液和尿液.....

打手将男孩子从吊环上解下来后,扔到地上,拔出插在男孩子肛门里的电刑塞子和生殖器上的金属圈和铁块.在他脸上和胸脯上浇了冷水。

葛明礼不会给肖劲城太多的喘息时间,他醒过来后,很快就被绑到了拷问台上倒挂起来。他的两个脚腕分别被拷问架上下垂的吊环套住后往上向两边拉,粗长的大腿分开拉扯到极限,胸部勒着皮带,腰和屁股被吊离拷问台,生殖器则完全自然倒悬,两手铐在脖子后面,脖子上勒根皮条,这根皮条勒得他喘不过气来,使他张着嘴大口喘气。这个酷刑就是上大挂,犯人身体任何部位都可以施与各种肉刑,尤其是犯人的敏感器官处于最容易施刑的位置。

施刑前,一个打手捏摸男孩子粗长的阴茎,进行手淫,虽然刚才男孩子生殖器被电击时已喷涌出很多精液,但正值青春期的小青年那经的住这样的性刺激,阴茎早已坚硬的勃起,更何况打手另一只手还在戳弄他充分暴露红润紧缩小菊花状的肛门,甚至将手指插进去,对男孩子进行强烈的性刺激,男孩子勃起的阴茎更加粗长硕大,红嫩的阴茎龟头直抵着他自己的肚脐.玩弄这样漂亮性感的男孩子的下体,不可能不兴奋,打手明显地十分兴奋,勃起的阳具早将大裤衩顶成蒙古包,他肆意的凌辱丶捏摸这个小青年的所有敏感部位,直至男孩子将精液狂喷到他自己胸脯上。

男孩子充血勃起的阴茎像一把血红的肉剑.射精后,打手将男孩子坚硬的阴茎用皮绳在根部捆扎起来,他的两个乳头被两个带电线金属夹子夹住,显然,他还得被继续施与残酷的电刑.还是没有口供,新一轮更残酷的拷打和折磨开始了。

男孩子突然发出悲惨的嚎叫,一阵强烈的闷疼从直肠放射到整个腹腔,他的肛门被站在他身后的打手用竹刀击打,竹刀是特制的刑具,专门用来击打犯人的肛门,竹刀前头凸起的部分打进肛门使男孩子的直肠立即产生痉挛,然后导致整个腹腔产生放射性闷疼,这种疼痛是一般常人所难以忍受的剧烈闷疼,然而,肛门的拷打才是酷刑的一部分。

"啊丶啊"男孩子身体又是一阵剧烈抽搐和颤动,而且嚎叫的更加惨烈,他肿胀倒悬的睾丸这时被用一根细藤条前段连着两块厚皮条专用的睾丸拷打刑具直接击打,睾丸是身体最敏感最脆弱的器官,任何碰撞和击打都是疼痛难熬,此刻这个年仅十八岁的中学生就这样由于不肯招供,最敏感的性器官再次受到残酷摧残和拷打。

"说,是谁指使你们上街游行贴传单的?"没有回答。竹刀又砍进他的肛门,"啊""说,说出来就解脱了,不说出来你的宝贝就完了""啊"藤鞭又落到睾丸上,他疼的几乎就要昏死过去,他使劲惨叫一声后立即憋住气,睾丸剧烈的疼痛使他都无法开口惨叫,胸脯剧烈的抽搐,疼呀,惨烈的剧疼,而且很快剧疼放射到整个腹腔。

葛明礼这时再问他招还是不招,肖劲城紧闭着双眼,拒不招供,他的泪水不住地在流,张着嘴,吐着粗气,喉结在颤抖但经常是喊不出声,年仅十八岁男孩子就这样忍受着许多成年人都受不了的生殖器和肛门酷刑,打手再次击打他倒悬的睾丸,肖劲城疼的浑身一颤,身体不住的痉挛,漂亮性感的双唇战栗着,脸部的肌肉也因疼痛扭曲了,额头青筋直跳,肚子和大腿周围的肌肉由间歇抽搐转为节奏很快的痉挛,通身沁出一滴滴的汗珠,喉咙深处发出绝望惨烈的嘶嘶声,令人极度刺激的青春男孩子受刑画面,这个十八岁的少年生殖器和肛门受到如此残酷地狱般的酷刑拷打。

"说,说出来就饶了你,不说,就把你的两个卵子打烂"又是一下,藤鞭准确地落在男孩子两颗睾丸上,肖劲城两眼圆睁,头颅向上抬起,声嘶力竭地惨嚎着,睾丸剧烈的疼痛使他浑身的肌肉暴涨痉挛...

为了使这个年轻男孩子能尽可能长的在清醒状态下受刑,对他生殖器的拷打节奏开始放慢,每次击打他睾丸后,葛明礼和打手停下来,观察男孩子睾丸受刑后极度的痛苦表情和生理反应,看男孩子是否熬的下去,会不会招供?不招供,打手并不急于再次击打他的睾丸,而是改用电针电击他的生殖器和肛门,当令人恐怖的高压电针伸向肖劲城被扎住根部依旧勃起的阴茎后,受刑的肖劲城只能发出悲惨的嚎叫...

"啊丶啊丶啊..."猛烈的电刺激使他浑身的肌肉剧烈抽搐着,但肖劲城受刑的身体一点都不能动弹,他能做只能是惨烈的嚎叫,这是真正意义的电刑,以男孩子两个乳头为中心,用高压电针对男孩子所有的敏感部位进行电击,电针不停的伸向肖劲城的龟头丶睾丸丶肛门丶肚脐丶腋窝,但更多的时候,还是电击所有部位中最敏感的器官阴茎龟头,甚至是将电针插进少年勃起的阴茎尿道口完全张开的尿道里,受着酷刑的肖劲城声音都喊哑了,但他不招供,对他的酷刑拷问不会轻易停止,电击,拷打生殖器睾丸丶肛门交替着进行...

"啊丶啊""是谁指使你上街游行的""没有人指使""不老实,传单是谁写的?""我自己""不对,传单有好几个人的笔迹,不可能是一个人,说,你的同伙是谁?"。。。"啊""啊"肖劲城倒悬的睾丸明显的肿胀起来,几乎将阴囊全部挤满了,红嫩的肛门也被打得发紫凸出出来。

肖劲城用他年轻的生命忍受着这个人间酷刑惨烈的拷打,他决不想出卖老师和同学,但残酷的拷打他实在受不了了,他想得到解脱,他极想在极度的痛苦中能够昏死过去,多少次他疼的已没有知觉了,但生殖器和乳头那无法形容的强烈电刺激激醒他的中枢神经,使他恢复疼感.他不得不集中精力和体力来忍受再次来之睾丸和肛门拷打后的撕心裂肺的剧烈疼痛及放射到全身五脏六腹的闷疼。

残酷的拷问依旧进行着,下身倒挂在拷问架上,上身绑在拷问台上受着酷刑的男孩子还是没有开口招供,像这样严刑拷打,很多成年人都受不了,早开口招供了,这个乳臭还未退尽的少年竟忍受住了这残酷刑罚持续的拷打,特别是对他生殖器不间断的用刑,这个少年的意志是太坚强了。

男孩子不招供,他们有的是酷刑继续折磨他,不给他丝毫喘息的机会,要让男孩子在清醒的时候身体始终处于受刑难以抗拒的痛苦状态中。

一个打手在男孩子被打得发紫的肛门里插入一根灌肠的肛门塞,肛门塞连着皮管。一桶浓烈的辣椒水提了过来。

突然肖劲城两眼圆睁,大张着嘴,吐着粗气,肛门里一阵强烈的灼烧剧疼,像灌进了开水一样,整个直肠被灼烧的极度刺疼,这是开始往他肛门里灌进浓烈的辣椒水!整个腹腔一阵紧似一阵的绞疼,现在,男孩子不光是肉体外面要忍受极度的痛苦,身体里面也开始受到浓烈辣椒水的煎熬。

稚气的少年张着嘴,吐着粗气,肚子一点点鼓起来,葛明礼亲自动手,将男孩子的阴茎根部绑着的皮绳解开,在男孩子的尿道里也插入一跟比小拇指略细中孔的细管子,管子捅进尿道后,在阴茎龟头后面用细皮绳扎住,然后在管子上接上灌辣椒水的皮管。肖劲城在极度痛苦中煎熬着,他下身的两个生理洞孔都在被灌进浓烈的辣椒水,苦不堪言,肚子里灌进的辣椒水持续的烧酌他的肠子和膀胱,产生剧烈的绞疼。他受不了了,痛苦的嚎叫着,打手这时又拿来了睾丸夹。肖劲城恐惧地看着这个夹子上在了他两个肿胀倒悬的睾丸上,然后打手开始收紧睾丸夹的螺钉,挤压男孩子的睾丸。

受了重刑拷打的睾丸,本来就已经疼的不得了,现在一挤压,其痛苦是可想而知,肖劲城惨嚎着,通体是汗,整个身体都在惨烈的抽搐丶痉挛。现在受刑的男孩子生殖器又在同时受两种酷刑的煎熬,尿道里灌着辣椒水,睾丸上了刑夹,此时男孩子的生殖器又成了剧烈疼痛的中心,比击打睾丸时还要痛苦难熬百倍,受挤压的睾丸剧疼难熬而且是持续的没有间断的剧疼,同时肚子里辣椒水翻滚,肠子肚子一阵阵的抽搐绞疼,难熬啊!

"招还是不招?"年轻的男孩子仰着脸,稚气的眼睛睁的很大满是泪水,胸脯在剧烈起伏,极度的痛苦折磨着他,他疼的已没有力气惨叫,默默地忍受着生殖器的酷刑和屁眼里尿道里灌进的辣椒水的激烈刺激,不招供就是对拷问他的人最好的回答和反击,他们可以对男孩子的肉体施与各种酷刑,但男孩子坚强的意志无疑是对他们更大的反击和折磨,他们无奈的感到,所有肉刑在这个还十分稚气的男孩子身上无效。睾丸夹又收紧了一些,男孩子两个肿胀的睾丸现在压成了饼状,男孩子的肚子也完全鼓了起来,酷刑到达了最惨烈的地步。

"说,是谁指使你们上街游行的?""不说?给他卵子穿钢丝"男孩子再次惨嚎起来,打手将一根细细的钢丝扎进男孩子已压成肉饼的睾丸,随着钢丝不断的进入睾丸里面,男孩子疼的不断惨嚎哭叫,倒吊挂着的身体剧烈抽搐痉挛,浑身肌肉都在颤抖,惨烈致命的酷刑对这个只有十八岁的少年来讲,是太残酷了,他的生殖器摧残太利害了,今后即使还活着放出去,他的生殖器已受到严重伤害,很难有正常的功能了。

在男孩子惨烈的嚎叫声中,钢丝穿透了男孩子睾丸,从另一段钻出,然后打手来回拉动钢丝,刺激男孩子睾丸里面敏感的痛感神经,男孩子疼的肌肉暴涨,浑身抽搐,大张着嘴,惨嚎着,顺着钢丝,男孩子睾丸里面的的血水不住的流出,还夹有男孩子睾丸里的碎肉,终于,他不知忍受了多长时间的拷问折磨后,深深的昏死过去,葛明礼用电针多次刺激男孩子阴茎龟头都不能使他清醒。

打手终于把肖劲城从拷问台上放了下来,他们知道,这个男孩子不能在继续拷打了,再折磨下去,他的小命就要完了,虽然还有好多肉刑还没有用,也只有等等,让男孩子喘口气,补充一下身体,改日再继续拷打审问。他们用脚挤出男孩子肚子里的辣椒水后,倒拖着他的两只脚,拉到隔壁的牢房扔到一张床上。

 

全部评论: 0

    我有话说: